文学作品

科研结硕果 笔耕老不怠————记民进会员刘瑞明教授

2015-01-12 20:22:21   来源: 新闻来源:《甘肃民进》杂志      点击:
     刘瑞明先生,是陇东学院中文系教授。多年来,他潜心科研,笔耕不辍,成果累累,成为全国知名、省内屈指可数的汉语言学专家之一。

 刘瑞明先生是名教授。校内人是从讲坛上、书桌上认识他的。他热爱教学,知识渊博,讲授得法,授课深受学生欢迎;他潜心科研,夙兴夜寐,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从不间断。学生们说,刘老师是一个难得的好老师;同事们说,刘先生是一个全身心投入工作、不知疲倦的人。省内的同行,更多的是从获奖名单上得知他的。甘肃省设有高校科研奖,迄今共评了六次奖,刘先生次次榜上有名。他还获得过甘肃省“兴陇奖”、省语言学会优秀论文奖、湖北大学学报优秀论文奖,庆阳地区优秀图书奖等奖项。有人戏称刘教授是得奖专家,殊不知,作为一个在基层工作的普通教师,在强手如林,人才迭出的省级评奖的激烈竞争中,没有突出的成果,要想获奖,谈何容易!国内学者则是从学术论著中知晓刘先生的。截止1998年底,刘先生在公开刊物上共发表学术论文约二百篇,一百多万字,其中刊载在《文学》、《中国语文》、《中国社会科学》、《文学遗产》、《文学评论》、《辞书研究》、《古汉语研究》、《敦煌研究》等国家级及国内核心期刊上的论文多达八十多篇。与人合编出版古汉语专著一部,主编全国师专古代汉语教材一部。随着著述的增多,刘教授逐渐名声远播,连日本、韩国一些汉学家也都知道,中国的陇东学院有个刘瑞明。

  刘先生的研究范围涉及古汉语、汉语方言、敦煌学、古籍校勘、中国古代文学、中学语文教学、民俗、地方文史等多个领域。他的研究内容广阔,材料丰富,观点新颖,数量众多,解决了许多学术上的疑难问题,他提出的一些新的研究课题,具有重要的科研价值,引起了一些著名学者的关注,给予了很好的评价。国务院学位评审委员会委员、著名语言学家、四川大学张永言教授在给刘先生的信中说;“多年来已从各种刊物读到您的许多著作,用功之勤,成果之丰,给人以极深印象,应当说这些论著都是对汉语史研究的很好贡献。”北京大学博士生导师蒋绍愚教授致刘先生的信称:“您不计名利,为语言学事业贡献的精神非常令人钦佩。您在语言学领域里已作出许多贡献,这是人所共知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江蓝生研究员,贵州大学教授王瑛等著名语言专家在其论著中都曾引用过刘先生的观点。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前所长刘坚研究员等人所著《近代汉语虚词研究》一,书的附录《近代汉语论著索引》收录了刘先生许多文章。,刘先生还入选了北京大学张岱年教授主编的、向梅外发行的英文版《中国社会科学家词典》。四川阿坝师专余行达教授在四川省语言学会一次会议上,言及全国师专盼古汉语研究,认为刘瑞明先生及其他几位专家的成果是“引人注目而值得骄傲的”。我省《社科纵横》1993年第三期《陇上社科人物》专栏,刊发了古吉撰写的《刘瑞明教授与古汉语研究》的文章,对刘先生的科研成果进行过简介。

  应该说刘教授的成就是可观的,是令人羡慕的。然而他的人生道路,学术道路却是艰难的,甚至是艰辛的。早在五十年代上高中时,他就立志献身教育事业,所以高考时,不顾别人劝阻,放弃了考入名牌大学的机会,而以极高的成绩进入西北师范学院中文系。在西北师院学习时,学习刻苦,成绩优异,受到名师郑文等先生的青睐,曾内定为留校人员。但不幸的是在1957年的一场运动中,无言获罪,被错划为右派。毕业后,被发配至地质部门劳动改造。1960年右派冤案平反后,调平凉专署工业局。如果有志从政,无疑这是一个不错的台阶,然而,刘瑞明心系学术,向往教育,多次申请,乃至托人说情,终于设法调到平凉二中任教,一干就是二十年。

  人在青年时代,多不乏壮志,不乏才情,可是一旦处于逆境之中,往往容易随着境遇的变迁,壮志消磨,才情萎缩,到了中年之后,多已“泯然众人矣”。志士之所以大过常人者,就在于他们不为境遇所动,矢志如一,在逆境中,琢磨砥砺,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刘瑞明先生英年受挫.并未气馁,而是志潜学海,行昏昏之事,锲不舍之功。在中学教语文时;在盛行“知识越多越反动”的逻辑的年代里,他在潜心教学,搞好本职工作的同时,还坚持钻研业务;不断积累知识,积极探索科研之路。所以,在1977年,“四人帮”刚刚被打倒,许多人还未醒过神的时候,他就和一个同事出版了他们撰写的《古汉语语法常识》,一举成名。(此书曾获甘肃人民出版社图书二等奖,共出两版,印刷七次,后来又编入《中学生课外书架》和《青年之家》两套丛书再次出版。)1981年,刘瑞明先生被成立不久的庆阳师专作为引进人才调入。环境改善,为进行科研提供了较好的条件,从此,他的科研成果象喷发的油井一样,一发而不可收。每年以发表约十篇的速度持续高产。这样的速度,不要说在基层任教的普通教师,就是高层研究机构的专职研究人员,也不易达到。于是,一个中学教师的刘瑞明,1981年登上高校讲坛,1983年定为讲师,1987年晋升为副教授,1992年晋升为教授。

  刘教授1994年退休后,并没有象人们想象的那样,投笔搁书,含饴弄孙,颐养天年。反而以更大的精力投入科研,不但一如既往,继续以每年十多篇的速度发表论文,而且,在短短的两三年内,完成了三部书稿的撰写工作。他的科研还在不断地开拓新的领域,不断地作出新的成就。《辞书研究》编辑部已连续三年聘他为特约撰稿人,一家国家级的著名出版社,正在准备出版他的专著。这就是刘教授的“退休”生活!

  人们总感到刘教授是个谜。常言说,人过中年万事休。刘先生中年时,还是一个普通的中学教师,既没有名师指导,也没有好的科研环境,可是突然之间,他一下子出了那么多的科研成果。常常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他怎么有那么多的东西可写?…“他为什么能够发表那么多的文章?”有人把刘教授的成功归结于他的天资,不错,刘教授的天资是很高的,但是天资并不是获取成功的决定性的因素。钱伟长说得好:“无论谁,也无论有什么样的条件,要想学得好、要想出成就,最先和最后所必不可少的都是勤奋,这就是说,始终都必须不辞劳苦、勤奋努力,都必须有孜孜不倦、锲而不舍的顽强精神和踏踏实实的学习态度。”刘教授就象鲁迅说的那样:“我是把别人喝咖啡的功夫都用在工作上的。”他勤奋异常,破晓,就伏上书案,寝时,犹在工作,从不闲逛,也不娱乐,甚至连电视都极少看。日日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久而久之,就象一则谚语说得那样:“读书似潜海探宝,越深宝越多;求知如寻花采蜜,越勤蜜越多。”随着功夫的积累,刘教授的学问已深入知识的殿堂,他的研究日臻精纯。“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阶庭耳。”杂志社自然乐意刊登他的文章。人都是血肉之躯,都有七情六欲,都需要休息和娱乐,而做学问毕竟是一种艰苦的劳动,刘教授为什么能象苦行僧一样,放弃常人所需要的休息和娱乐,长年伏案,投身于科研之中呢?固然,精力过人,这是刘教授这样做的物质条件之一,但是,志趣呢?长年如斯,难道刘教授就不觉得枯燥吗?人们做事,总是有目的的,有些人把搞科研、写论文,当作挣职称、博名声的手段。而刘教授早巳功成名就了,他为什么还要自讨苦吃,默默无闻、孜孜不倦地坚持进行科研呢?刘教授回答得好,他说:“这是一种癖好,如同有人爱打麻将,有人喜欢喝酒一样,我嗜好的就是看书、写论文。”是的,这的确是一种癖好,孔子说过:“学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如果没有对学问的痴迷,如果没有到达对学问痴迷的境界,一个人怎么可能一年三百六十天,一直不间断的搞下去呢?不过,打麻将、喝酒之类,是一些人的癖好,而钻研学术,却是志士的癖好!国家和人民需要的正是这种癖好。
                             (石华撰稿)

相关热词搜索:民进 硕果 科研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书香润泽校园,悦读伴随成长

 
中国民主促进会甘肃省委员会 版权所有 © 2011 陇ICP备09002318号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庆阳路22号 邮编:730000 联系电话:0931-3630149
技术支持:秀宝网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