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政议政

关于少数民族地区医疗卫生发展状况的调研

2014-12-29 11:31:24   来源: 酒泉民进     点击:
 
关于少数民族地区医疗卫生发展状况的调研
 
医疗卫生事业是重要的民生工程,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保障。在酒泉这个多民族聚居区,促进全市各民族地区医疗卫生事业健康协调发展是建设富裕文明和谐幸福新酒泉的关键。为了深入了解我市少数民族地区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状况,进一步改善少数民族地区医疗卫生条件,提高少数民族地区居民的生活质量,今年5月,民进酒泉市委会对酒泉少数民族地区医疗卫生发展状况进行了调研,现将调研汇报如下:
一、我市少数民族地区医疗卫生发展状况
我市的少数民族聚居区主要指肃北、阿克塞2个少数民族自治县和玉门、瓜州6个少数民族移民乡。全市共有少数民族人口约5万,约占全市人口总数的5 %。经过多年的发展和医疗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少数民族地区医疗卫生服务体系逐步健全,医疗机构基础设施建设得到有效改善,服务水平逐步提高,民族地区医疗卫生事业健康发展。
1、民族地区医疗机构和卫生人才队伍建设情况。我市2个少数民族自治县和6个少数民族移民乡共有各类医疗卫生机构81个,其中县属综合医院3个,保健站、疾控中心4个,乡级卫生院 11个,村级医疗诊所59个,县级医疗机构共设有住院病床168张。截止目前,民族地区卫生系统共有职工336人,其中专业技术人员279名,本科以上学历45名,占卫生专业技术人员的16.1%;大专学历136名,占卫生专业技术人员的48.7%;中专及以下学历98人,占卫生专业技术人员的35.1%。具有高级职称1名,中级职称30名,分别占卫生专业技术人员的0.4%、10.8%。
2、少数民族地区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基本情况。一是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和药品零差率政策全面落实。各地陆续建立完善了基本药物供应体系,实现了药品网上集中采购。民族地区各医疗机构均呈现出门诊次均药费下降、住院日均药费下降、门诊人次上升的“两降一升”良好势头,群众基层就医药费负担明显减轻,看病贵问题基本得到解决。二是医疗保障体系逐步健全。积极推行新型合作医疗,民族地区城镇居民参合率达到99%,牧农民和少数民族移民乡群众参合率达到98.5%,民族地区居民基本实现了应参尽参。肃北、阿克塞两县政府根据自身财力,将新农合筹资标准分别提高到410元/人和330元/人,高于全市290元/人的标准。在此基础上,肃北县将新农合县、乡定点医疗机构住院报销比例分别提高到80%和85%,阿克塞将大病报销最高定额提高到9万元,各移民乡也实现了乡、村两级合作医疗门诊直报,极大地方便了当地群众的就医就诊。三是公共卫生服务得到加强。各级医疗机构把公共卫生服务作为改善民生的重要内容,抽调专人专门开展公共卫生工作。加大疾病防控力度,积极开展对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非传染病的防治、普查工作。认真开展健康教育、健康行为干预和妇女生育健康指导等工作,两个民族自治县完成城乡居民电子健康档案录入15396人,建档率达到76.27%;加强妇幼保健工作,积极推行住院分娩,取缔非法接生,孕产妇住院分娩率逐年提高;强化卫生监督工作,开展了经常性的食品卫生安全专项整治和执法行动;加大对医疗机构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对阿克塞县医院和肃北县蒙医院进行改扩建,完成部分村卫生室新建项目,少数民族地区公共卫生服务水平不断提升,民族地区居民群众健康意识明显增强。
3、地方病、传染病控制防御情况。作为鼠疫高发地区,肃北、阿克塞两县每年定期召开鼠疫防治工作会议,安排部署全年鼠疫防治工作。每年对鼠防应急物资进行更新、储备,积极开展鼠防知识宣传教育,采取“群防群控、联防联控”措施,不断加强鼠疫防治工作。同时积极开展包虫病等地方病的防治工作,通过免费筛查、发放驱虫药片、疫苗接种等手段,做好传染病防治工作,民族地区地方病、传染病防治工作效果显著。
二、存在的主要问题
1、民族地区卫生人才队伍整体素质不高。突出表现在:一是卫生专业技术人才严重匮乏。两个民族自治县卫生人才尤其是高素质卫生人才严重匮乏,技术力量十分薄弱,普遍存在“两多两少”现象,即:低学历人员多,大专以上学历人员少,有执业资格人多,有中级以上职称人少。肃北、阿克塞两县共有卫生技术人员266,具有本科学历 37人,具有大专学历84 人,分别占卫生技术人员队伍的13.9%和31.6%,具有高级职称的仅1名,占总数的0.4%,中级职称30人,占10.8%。乡村医生情况更不容乐观,瓜州县移民乡共有乡村医生24名,大专及以上学历仅有2名,他们中有的是由原赤脚医生培训而成,有的从卫校毕业从医经验欠缺,有的只参加过几期培训,有的子承父业,医技水平普遍不高。另外,受编制影响,各城乡卫生院专业技术人员较为紧缺,基本都临时聘请了一部分医护人员,但都属于低学历、低职称人员,也影响了卫生人才队伍建设。二是人才队伍专业结构不合理。受编制和医院自身条件的限制,民族地区各医院招聘对口专业人才比较困难,部分专业技术人员青黄不接,导致卫生人才队伍知识结构和专业结构不尽合理。各地普遍缺乏妇科、儿科、麻醉等专科大夫,致使医院无法开设相应功能科室,所购置设备闲置。多数医院只靠一、两名专业技术骨干维持业务,后继乏人。以阿克塞县医院为例:全院现有55张住院床位,47名技术人员,14名大夫,因缺乏眼科、儿科大夫,医院无法开设眼科、儿科,造成了病员流失。医院医疗水平比较有限,孕妇住院分娩率只有15%,医院只开展一些基本的小手术。三是人才流失严重。由于民族地区地处偏远,环境差,条件苦,工资待遇低,所以医学院毕业的本科生都不愿意到民族地区去工作,各医院招聘不到专业对口的优秀人才。另一方面,现有技术人员只要有机会,就又另谋出路,而且流失的都是一些中青年技术骨干,使各医院面临人才断层问题。
2、医疗服务水平亟待提高。民族地区医疗基础条件薄弱,大型医疗设备配置不齐全,专业技术人才缺乏,整体医疗服务水平已不能满足群众日益增长的医疗服务需求。民族地区尤其是肃北、阿克塞两个民族县群众对医院医疗水平缺乏必要的信任,医院病员流失严重,群众患有较重一些的疾病基本都赴外地治疗,各医院群众就医率、门诊量不高,医院经济效益较低,形成了“医院就诊率低+效益差+医疗水平无法提高”的恶性循环。同时,民族地区妇幼保健工作明显滞后于全市其他地方。在两个民族自治县,受专业技术人才缺乏和医疗服务水平限制,针对妇女、儿童的一系列保健工作无法正常有效开展。在少数民族移民乡,受民族习俗和医疗服务水平的双重影响,关于妇幼保健的预防接种率、住院分娩率始终达不到较高的水平,使妇女儿童的身心健康得不到有效保障。
3、乡村医生队伍极不稳定。基层医疗机构实行药品零差率后,尤其是“四费合一”政策实施后,众多乡村医生的工资收入大幅降低,加上国家补助部分,民族地区村医月工资收入大致每月1000元左右,有时会出现一、两个月没有收入的情况,极大地挫伤了村医的工作积极性。其次,村医的养老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加之收入减少,许多村医改行,放弃行医,造成村医队伍极不稳定,对村级医疗工作十分不利。
4、牧区基层医疗机构服务半径大,巡回医疗成本高。两个民族县地域辽阔,人口居住分散,在牧区居民陆续实现城市定居后,部分乡卫生院也随之迁入县城,但依然承担着为乡农牧民提高基本医疗、卫生保健的功能。各乡卫生院的服务半径在几十公里到上百公里不等,牧区道路崎岖,交通不便,缺乏专门的巡回医疗交通工具,无形中增大了乡卫生院开展巡回医疗的难度和成本。各乡卫生院由于历年投入少,基础设施差,医疗设备落后,服务水平不高,加之服务对象分散,人数偏少,收入偏低,仅能维持卫生院一般运转。仅依靠乡卫生院进行牧区巡回医疗,开展牧区传染病、地方病防治,常见病诊疗和牧民的健康教育,显得力不从心,恐怕很难长期维持此项工作。
5、民族地区中医发展滞后。中医药、民族医药是中华民族的历史精髓,也是医药卫生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几年,虽然各级政府不断加大对中医药发展的扶持力度,但受历史条件的影响,民族地区中医药发展水平依然与其他地方有着较大差距。各地优秀的民族中医大夫严重缺乏,当地群众对中医的认可度不高,各医院中医馆建设缺少资金、缺乏人才,部分乡镇卫生院中医发展还属空白,传统的民族医药在当地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制约了医疗卫生的发展。
三、对策建议
1、加大对民族地区医疗卫生事业的投入
各级党委、政府要进一步重视民族地区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切实把改善民族地区医疗卫生条件、提高医疗卫生服务水平作为一项重要的民生工程,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不断加大对卫生事业的投入。要加大对民族地区各级医疗机构改扩建项目的投入力度,加强医疗卫生基础设施建设。针对民族地区医疗卫生基础设施不配套、医疗设备缺乏的实际情况,各级政府要实行一定的政策倾斜,给予必要的经费支持,帮助医疗卫生机构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添置、更新医疗设备,改善医疗条件。要高度重视村卫生室建设,把卫生室建设作为新农村建设的重要内容,及早解决个别行政村没有卫生室的问题,实现村卫生室的全覆盖。尽快完成已建成的村卫生室基础设施的标准化建设,为群众就近就医创造良好的条件。要加强对乡村医疗机构药品的监督管理,切实保障用药安全。要重视牧区巡回医疗工作,为民族县各乡卫生院配备巡回医疗交通工具,降低医院运转成本,方便对牧民进行诊疗和疾病防御。
2、采取有效措施,建立人才流动机制,尽快建设高素质卫生人才队伍
一是建议采取定向培养方式,选送一批业务技术骨干或本地的民族学生到三级医院或医学院进行有针对性的培训和委托培养,为本地培养一批熟悉民族语言、能扎根民族地区的优秀卫生技术人员;二是建议制定优惠政策,尽快引进民族地区医疗机构紧缺的妇科、儿科、麻醉等专业技术人才,对于愿意到民族地区服务的优秀医学院毕业生或其他地方的卫生技术人员,在编制问题、工资待遇、职称评定上给予照顾和政策倾斜,健全医院功能科室,培养、引进留得住、用的上的人才;三是建议对村医进行业务培训,也可采取到乡卫生院实习锻炼方式,尽快提高村医的诊疗水平;四是建议严格执行“地级以上医疗机构卫生人员晋升主治和副主任技术职务前到县级以下医疗机构至少锻炼一年”的政策规定,有计划、有重点的安排上述人员到民族地区各医院进行工作锻炼,对民族地区医院的技术人员进行“传、帮、带”,提高医院的业务技术水平;五是建议招考乡镇卫生技术人员时,专门制定针对各乡卫生院招聘的临时医护人员的政策,适当降低标准,能使这批长期聘用在乡医院,坐诊经验丰富、学历较低但有执业证的医护人员能更好地为群众服务。六是建议从民族医生中选派一批技术骨干到内蒙、新疆、宁夏等民族医学发达地区进行进修、培训,培养一批技术精湛、业务熟练的民族中医大夫,加快民族地区的中医事业发展。
3、提高待遇、稳定民族地区卫生人才队伍
建立稳定的经费保障机制,把民族地区卫生技术人员的政策性工资、“三金”全额纳入财政预算,统一由财政发放,解决民族地区卫生人才队伍的后顾之忧。提高村医待遇,解决村医的养老、医疗保险问题,并根据实际情况对民族地区村医给予一定的工作性补助,稳定村医人才队伍,使他们能安心在基层医疗卫生工作一线为群众服务。
4、优化民族地区卫生资源配置
针对民族县县城面积小、居住人口少、医疗机构服务对象少的实际情况,应当结合各自实际,深化医疗卫生机构综合改革,整合优化有限的卫生资源,提升民族地区医疗卫生服务水平。
 
 

相关热词搜索:发展状况 医疗卫生 少数民族

上一篇:酒泉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现状的调研
下一篇:关于酒泉市少数民族地区教育发展状况的调研

 
民进概况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后台登录
中国民主促进会甘肃省委员会 版权所有 © 2011 陇ICP备09002318号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庆阳路22号 邮编:730000 联系电话:0931-3630112
技术支持:秀宝网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